校花的淫荡之路 - AV姐姐激情视频


历史悠久的私立明星高中,原本是所被称为名门女校的高中,直到十五年前才开始招收男生,以出产美女而闻名。每年明星高中的校花,无一不是美女中的美女,渐渐的这也大幅的增加学校的知名度与报名人数,让明星高中也被昵称为美女高中。

谢羽柔与庄明雪,堪称明星高中的两大校花美少女,两人从高一同班到如今升高三,互相把对方视为自己最好的朋友。虽然有一些共同点才能让两人如此要好,但是事实上两个人却是完全不同类型的女生,因此也让众人实在无法比较出两人到底谁才是第一的校园偶像。

谢羽柔,从小受到父母亲的细心栽培呵护下,亭亭玉立又有着清秀美丽的脸蛋、白皙滑嫩的肌肤、苗条修长的好身材。而且羽柔不但学业成绩优秀,音乐美术方面也非常有天份,使她更显得气质出众。个性温柔善良又乖巧,对人也总是非常的体贴有礼貌,深受大家的喜爱。

羽柔就像是男生们心中的天使,有许多男生上学的目的就只为了看见她清纯美丽的笑容。但专心在课业成绩,身为优等生的她,对于男生的追求始终婉转拒绝,所以至今仍然没有交过男朋友。

另一位校花,庄明雪,则是有着明艳娇美漂亮脸蛋的美少女。因为父母长期在国外工作又十分溺爱她,没人管的小雪养成娇纵、败金、爱玩的个性,而且敢秀又爱现,作风大胆又很会撒娇,小雪可以说是男性磁铁,到哪都受到男生热烈的欢迎,调皮的她也充分利用自己的美貌把男生们耍的团团转。

这天小雪跟男友吵架后,气呼呼的来找羽柔诉苦。

「你知不知道!他昨天一直在路上瞄胸部大的女生,而且我发现他抓的A片,都是大胸部的!我问他为什么这么喜欢看,他居然说小胸部的有什么好看!而且还说我要是长大点就好了!你说你说!是不是很过分!」一见面小雪就气鼓鼓的抱怨。

「唉优,他是开你玩笑的啦!你别这么认真嘛!」

「不行不行!我已经决定了!我不能输不能输!我已经调查过了,网路上流传一家黑魔法小店,那里的丰胸秘方听说超有用的喔!可是大家都找不到那家店,只知道在商店大街,是好姊妹的话今天就陪我一起去找!走嘛走嘛!别犹豫了!难道你不想要变大吗?一辈子当平胸鬼吗?」

羽柔跟小雪的胸部虽然不大只有小B,但两人纤瘦苗条,腿又漂亮,已经是非常好的身材。但爱美是天性,女人对于自己的身材总是希望能更完美,于是羽柔被小雪打动,趁着年轻还有机会发育,一起去尝试看看所谓的丰胸秘方。

于是羽柔被小雪带到一条贩卖各种奇怪丰胸商品的街上逛着。

逛着逛着,两人不知不觉地被吸引到一家破旧的小店前,推门走进昏暗的店面,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奇怪的老巫婆、水晶、猫,还有一罐一罐的药瓶。

「怎么了,需要什么?美丽的小女孩。」老巫婆看着两人问着。

「这里是黑魔法小店吗?」

「没错!没想到你们找得到这里,说吧,你们想要什么?」

「我…我们想要有好身材,我们想要有漂亮的大胸部,婆婆你有办法吗?」羽柔小雪说出心中的渴望。

「呵呵呵!这么美的女孩,对自己还不满足吗?」

「婆婆!你帮帮我!你能帮我们的对不对!」小雪撒娇着说。

「呵呵!好不容易碰到这么美的女孩,还一次两个!嘿嘿,饿了这么久,「它」一定很高兴吧!」老巫婆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一边双眼绽放妖异的蓝茫,双手对两人像施放魔法般的比着手势。

就在羽柔跟小雪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同时,一阵强烈的闪光后,两人便失去了意识。

等羽柔恢复了意识才发现自己被一根根又长又粗湿湿黏黏像是鸡巴的触手缠住,她全身的衣服已经被触手给粗鲁地撕得粉碎,触手也不断地往羽柔喷出烟雾,羽柔害怕得拼命挣扎,可是却没办法挣脱。

「啊啊……这是什么啊?救命啊!小雪……」羽柔害怕的大喊。

「啊啊……好恐怖啊!这是什么怪物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尽管用力挣扎与拼命大叫,却也无济于事,渐渐地,不断吸入烟雾的羽柔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了种异样感觉,似乎全身都在发热着,奶子跟小穴更传来阵阵骚痒,羽柔觉得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让她全身发抖着。

「啊啊啊……好……好舒服啊……小雪……被差的好舒服啊!恩恩……还要啊!小雪要被插坏了!好棒啊!小雪还要啊!」这时羽柔才发现到附近的小雪正被这些粗大的触手粗暴的奸淫着。

「小雪……小雪!你怎么了!小雪……」羽柔呼唤着异常的小雪,但这时的小雪就像失了魂一般的扭动着满是汁液的身体,不停的淫叫,享受着触手粗暴的玩弄抽插,好友疯狂的淫荡景象让羽柔看傻了眼。

「嗯……不要啊!啊啊…这……啊……啊……好难过……痒痒……啊啊……」这时全身赤裸的羽柔已经被触手缠满了诱人的身体,一根根粗大的触手不断在她的胸部用力地缠绕着、挤压着,在羽柔的小穴跟肛门摩擦着、爱抚着,并且不断地喷出淫液。

慢慢地,一只触手伸到了羽柔的嘴里开始抽插,此时的羽柔受到淫雾的感染,再没心思顾及小雪与自己的处境,已经陶醉在触手爱抚的快感当中,无意识地吸吮着触手,还发出了「啧啧啧」的淫荡吸吮声,同时也吞下了不少淫兽的体液。没多久,羽柔全身几乎被淫兽的体液涂满,同时奇怪的事情发生,身体好像海绵般的不断吸收怪物大量的淫液。

随着吸收淫液越来越多,羽柔异常的燥热就越来越强烈,这时徘徊在花瓣的触手突然狠狠地插入羽柔那未经人事的处女小穴,屁眼前的触手也用力地塞进了羽柔的肛门里,剧烈的痛楚让羽柔痛得流下眼泪,意识也因为被刺激而回复清晰,再次用力挣扎。

「不要啊……好痛!啊啊啊……会死啊……不要啊……啊啊啊……不要插那啊……呜呜呜……救我啊!小雪……啊啊啊!」怪物的触手再次塞满了羽柔的小嘴,插在小穴跟屁眼的触手也还在不留情地用力狂插,三只触手都不断地在羽柔的体内一边抽插一边喷出大量淫液…

渐渐地,酥麻的快感逐渐取代了被开苞的痛楚,身体的欲望被淫兽体液的激发,让羽柔忍不住开始淫荡地扭动自己的腰肢与屁股,忘情地迎合着触手的抽插。

小穴跟屁眼同时被粗大的触手干着的强烈快感,让羽柔忘却自己是被一只恐怖的淫兽奸淫着,羽柔完全被这疯狂的快感给征服了:「啊……啊……啊啊……好棒啊……啊……我还要……羽柔好舒服……那边啊……好……啊啊……啊啊……屁股也……啊啊……屁股也要… …再来……用力……啊啊啊……」

「不要停啊!嗯……嗯……啊……啊……快!快!不行了……不行了……」羽柔沉浸在抽插的快感中,忘情地淫叫着,身体也疯狂地扭动着,拼命享受这初次的性交。随着触手猛力的抽插,一层层的快感侵袭着羽柔,让羽柔恨不得就这样一直被奸淫下去。

「啊……要死了……啊……啊……好棒啊……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声大喊,羽柔猛力夹紧小穴,全身抽搐地达到了生平第一次高潮,并喷出大量的淫水。混合着处女血与淫兽的体液流满一地,而初次体验到高潮快感的羽柔也受不了这刺激昏了过去。

等到羽柔跟小雪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躺在自己的床上,头痛欲裂的她不会记得昨天被淫兽奸淫的事,只记得与小雪找不到黑魔术小店,就随便买了个青木瓜丰胸汤回来喝。

她们不知道那晚奸淫她们的淫兽,已经改造了她们的身体,也将改造她们生活。

那天之后短短地一个月,两人的身材都有了惊人的发展。羽柔原来的小B变成了大D奶,小雪的大B更变成了E罩杯。胸部变大之后,羽柔除了暗自欣喜外倒还没什么改变,而原本就骚包爱秀的小雪,却开始穿着暴露了起来,破不及带的想把自己诱人的身材展示出来。

这天是小雪该去补习的日子,她却穿了一件紧身低胸的背心,深深地乳沟,配上快露出屁股的迷你裙,再配上她甜美艳丽的俏脸,白嫩的肌肤,修长的美腿。让路上所有男性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

到补习班坐下没多久,坐在她旁边长得不错,有点坏坏痞痞感觉,自称叫阿文的男生就跟她搭讪。这个阿文挺会亏妹,两人整节课都聊天聊的很开心。整堂课两人都没在听讲。

快到中间下课,对这个把自己逗的很开心的阿文还挺有好感,小雪干脆就提议翘课去别的地方逛逛,阿文当然是百分百的赞成。

两人跑到附近的电动游乐场去玩,整个晚上小雪总是有意无意地让自己丰满的胸部贴到阿文身上,让猛吃她豆腐的阿文跨下硬了一个晚上,恨不得能把小雪这巨乳美少女就地正法,狠狠地奸淫一般。

于是心怀不鬼的阿文带着小雪去看二轮片,大概是玩得太累加上电影院冷气吹得太舒服,小雪靠在阿文身上不知不觉的睡着,这时阿文已经忍不住了,知道二轮片没什么人看,刚刚又特地挑了冷门的片子,还有后面角落的位子坐,于是一把搂住了小雪,一只手摸上了小雪的胸部。

「马的,这妹的奶真大真好摸,又这么骚包,今天真是给我赚到了!」

「阿文,你在干什么!」被惊醒的小雪抓住了阿文的手。

「小雪,你这么美又穿这么辣,还一直勾引我,我受不了了!就让我摸摸你的胸部嘛!」

小雪紧张地用手挡住胸部,可是阿文的力气要比她大多,根本挡不住他。阿文在衣服外抓一会儿,就把小雪单薄的小背心剥开,拉开胸罩,小雪的大奶子就这样弹出来,阿文的手粗鲁地玩弄着小雪的胸部。

「哇!好棒的奶子啊!又大又挺。小雪你是什么罩杯啊?应该有D吧?」小雪被阿文摸的全身酥麻,于是害羞地告诉阿文:「是E啦。」

「哇赛E唷!真是个大奶妹耶!喔!?大奶妹的奶头还真敏感,已经硬成这样了。」阿文大胆的用手玩着小雪丰满的双峰。

「你这小骚货今天一直勾引我,这么大的奶子在我身上磨来磨去,马的!害我一直起秋,我看其实你很想要我这样玩你吧,哈哈!」

「哪…哪有!我才没有!」小雪羞红着脸否认。事实上,小雪深知自己对男人的吸引力,有时总以勾引戏弄男生为乐。今天她的确是有故意勾引阿文,只是没想到这个阿文居然这么大胆无赖,直接对才刚认识没多久的她侵犯。

「没有吗?哈哈……我来摸摸看下面就知道有没有了啊!」接着说这话的同时,舌头便舔上了小雪的耳垂,另一只手也伸进了小雪的迷你裙里。

「哇,小雪穿丁字裤啊!这么想勾引人啊?喔喔!怎么这么湿了啊?」虽然与男友有过性经验,但身体才被摸几下就如此的渴望却是生平第一次,小雪不知道,那晚自己的身体经过淫兽的改造后,除了拥有她想要得完美身材外,身体也变得淫荡敏感,被这么玩弄,早已洪水泛滥的不可收拾,只能喘着气接受阿文的侵犯。

「不要啊……不能在这里……有人啊……啊……嗯……那里不行啊……恩不行摸那里啊!」明明是被人侵犯,肉体却传来阵阵的快感。

「有人,那不是更好吗?反正我看你挺爱露的,就让大家一起来欣赏你的大奶子啊!哈哈!」接着阿文就往小雪的奶头吸上去,一手不断地搓揉小雪的大奶子,另一只手的指头也毫不客气地钻进了小雪的淫穴。

「啊……嗯嗯……不行……再弄下去的话……不要在这里……啊……这样下去小雪会受不了啊……不行啊……」小雪被阿文弄得意乱情迷,淫荡的身体让她忍不住阿文的侵犯,甚至想要男人的鸡巴。

「哈哈!小美人为什么会受不了啊?是想要干嘛?」阿文更加强刺激小雪的肉体。

「啊……想……不要……啊啊……嗯嗯……」

「不说的话我就停罗!嘿嘿,快说,说你想要干麻啊!」

「嗯……小雪想要……恩……不行……」

「嗯?」阿文知道小雪已经无法抗拒自己,于是故意停下动作。

「啊……小雪想要……还想要啊…不要停啊……恩……还要!」

「想要什么啊?是不是想要肉棒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小雪这时已经抵挡不住身体的欲望,说出淫荡的话来:「嗯……啊啊……小雪想要肉棒,想要肉棒子!想要……想要……让肉棒子……插……插小雪……啊啊……」

挂着清洁中的二轮电影院男厕里,好戏正在上演着。

「啊……啊……深一点……啊……嗯……还要……好棒啊……快……快……用力……小雪还要肉棒……啊……啊……」

全身赤裸的小雪双手撑在 边前放声地淫叫着,背后的阿文用他的大鸡巴狠狠地干着小雪,两手也不闲着玩弄着小雪的大奶。小雪被干得淫水直流,淫荡地扭着屁股往后迎合阿文的抽插。

「好爽啊!干……干死你……干死你这大奶骚货!叫得这么淫荡,第一天认识就让我干上了,你还真是个欠干的骚货啊!」

「啊……你好坏……欺负人家……阿啊!恩恩……对……小雪是骚货……快干……用力地干小雪啊!啊……啊……好棒!大肉棒……肉棒子……快干小雪……啊……啊……啊……」四散的汗水跟小雪的淫水不断地滴到厕所的地上。

「马的!你干起来真是有够爽!小雪……我的大鸡巴干你干得爽不爽啊?听你叫得这么大声,一定是也被我干的很爽吧?」

「啊……啊……对……很爽……你的大鸡巴干得小雪好爽……小雪还要……啊……啊……嗯……小雪要大鸡巴插小雪……用力啊… …啊……啊……好棒……阿……爽……爽啊!」

小雪的小穴被阿文的大鸡巴狠狠地抽插着,不断发出「噗嗤、噗嗤」的淫水声,小雪已经被干了半小时,干得高潮了好几次。

「干!我早就知道你是个骚货,去补习穿那么露,跟去夜店一样,没想到你骚成这样,真是淫荡的不得了!你说,你是不是故意想给我干的啊?快说啊!说你庄明雪是个欠干的骚货,故意想被我干!」

「嗯嗯……啊……恩……对阿……小雪是骚货……阿阿……庄明雪是骚货……是故意想给你干的……庄明雪……一看到你……就想被你干了……快干死小雪吧……好……好会干!你好会干啊……啊……好棒啊……」小雪淫荡地扭着腰,自然地说着淫荡的话。

「马的!真是有够紧的,你这么淫荡,怎么那里还这么紧?干得真爽!呼……呼……真他妈的好干!看我干死你!」阿文用力地抽插着小雪,「啪啪啪」的肉体碰撞声响彻整个厕所。

「啊……啊……爽……爽就用力……用力干啊!阿……小雪……被你干得好爽啊……嗯……嗯……用力……干死小雪……啊… …要去了……啊啊啊……快啊……」

小雪被阿文干上了隐,淫穴拼命地乱夹,阿文也被小雪夹得爽到不得了,更加拼命地狂干着小雪,小雪被干到趴在厕所地上翘着屁股被干,也不在乎是肮脏的公厕,趴在自己刚刚流下的淫水上面。

「啊啊啊……要到了……快干……干死我了……啊啊啊……你……你的大鸡巴……阿阿阿……快干死小雪了……你好会干啊!没关系!还要啊!小雪还要啊啊!快干……用力……用力干死小雪啊!」

「啊啊啊……太爽了……忍不住了……我要射了!要出来了!」阿文下意识的要拔出快射精的鸡巴。

「不要啊……啊……啊……不要!不要出来!小雪还要啊!阿阿……没关西!继续干小雪……啊……啊……给小雪……阿阿……不要出来!射在里面!射在里面!没关系……啊…今天……今天是安全期!嗯嗯……给我……啊……阿……给我啊!就是不要停啊……」

小雪就像发了疯似的扭动着屁股,阿文受到小雪淫荡表现的刺激,用力抓着小雪的奶子,鸡巴狠狠地往小雪的淫穴里顶,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就射进了小雪的花心深处。

「呼呼!看我射死你!呼呼……如你这骚货所愿射满你的骚穴!哈哈!」

「啊……要死了……好烫!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小雪也被连续喷射的精液射得再次失守,淫穴喷出大量的阴水又达到了高潮。

高潮过后,小雪趴在地上,只觉得全身都没有力气,阿文扶起小雪替她穿好了衣服,可是却把她的内裤收到自己口袋里。

「讨厌啦!我穿短裙耶!这样被人看光怎么办?我等下怎么回家啦?」

「嘿嘿,反正你这么淫荡,被人家看不是正合你意吗?让大家看看你刚刚被我中出的淫穴还流着精液啊!哈哈!」

小雪用力地捏了阿文一把,撒娇地说:「你讨厌!都欺负完人家,还要羞辱人家,你真坏!」

「哈哈!小骚货很喜欢被欺负吧!下次还想被这样欺负的话,来补习记得内裤不要穿喔!」

「讨厌!不理你了啦!!」

因为距离指定考试还有很久,不怕死的学生都选择翘课享受这悠闲的暑假。看到这么多人翘课,小雪不禁开始后悔:「讨厌,今天应该翘课的,哼……臭阿文今天居然没来,下次我不要理他了!」

自从上次被阿文带到厕所搞过了之后,这几天小雪总是不停地想着阿文。平时被男生们捧在手心的她,所交的男友都是又帅又有钱,而且对她宠爱呵护倍致。

偏偏阿文那大胆无赖的半强迫粗暴奸淫,配上那粗壮的大鸡巴,却让她有着从来没有的兴奋快感。让她回想起来总是心痒难搔,趁夜深人静时手淫了好几次,心里暗自期待着今天会再次遇到阿文。

今天的小雪穿了一件深色的紧身低胸背心,配上美丽的腰身与肚脐,还有小热裤与美腿,更显得性感美艳动人。

第一节上课不到一半小雪便趴在桌上睡着了,睡梦中小雪又梦到自己被阿文的大鸡巴狠狠地肏着,一边用力地玩弄着自己的大奶子……慢慢地梦中的感觉越来越真实,似乎真的有双手拨开自己的胸罩玩弄着自己的大奶。

「嘿嘿,我的大奶妹醒了啊!有没有想我啊?」原来真是阿文来了,又惊又喜的小雪赶紧推开他的手,小声地说:「讨厌啦!不可以在这里乱来!」

「有什么关系?我看你被摸得爽的很啊!奶头都硬了!嘿嘿,放心好了,不会有人发现的啦!」原来原本就不认真的小雪,报名的时候就选了教室后面角落的位置,上课到一半,后排的同学早都跑光了,两人附近果然没有人。

「几天没见,有没有想我的大屌啊?小淫娃。」阿文一边说着一边把小雪的手抓往自己的胯下,这时小雪才发现阿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大胆的把鸡巴从裤裆中释放了出来,小雪看到自己这两天日思夜想的大鸡巴,情不自禁地一把握住并套弄起来,淫荡的身体也渐渐地火热了起来。

「我受不了了!小雪乖,来帮我吃吃鸡巴消消火。」阿文突然在小雪耳边说。

「在这里?!不要啦!这里是教室耶!」听到阿文又一次无赖的要求,小雪也害怕起来。

「你不帮我吃,等等我忍不住把你扒光直接干你那就不好了!谁叫你这么骚,我哪受得了啊!」阿文一边威胁小雪,一边硬是从背心里脱掉小雪的胸罩。

面对阿文无理的要求,偏偏平常任性的小雪就是乖乖的钻到桌子下面,好在补习班后排的桌椅都比较高,小雪爬下去也不会太难。钻到桌子底下后,小雪张口吃上自己这几天日思夜想心爱的鸡巴,另一只手也玩弄着阿文的睪丸。

看到小雪如此顺从又淫荡地吃着自己的鸡巴,阿文简直是爽翻了。含着鸡巴的小雪现在也是欲火焚身,淫穴骚痒难耐,拼命地吸吮着阿文的鸡巴,好像要把整只鸡巴给吞下去一般,手也忍不住伸进自己早被淫水弄得湿透的热裤,摸着自己的淫穴自慰起来。

阿文趴在桌上享受小雪淫荡的口交,手又玩弄着丰满的美乳,渐渐有想射精的冲动,于是一手压住小雪的头狠狠地往小雪的嘴里干;感受到阿文的抽插,小雪更加卖力地吞吐着阿文的鸡巴,手也没闲着,拼命地抠挖着自己的小穴。

终于阿文受不了小雪如此淫荡卖力的表现,两手紧紧压住小雪的头,用力地把龟头塞到小雪的喉咙深处,射出了浓浓的精液。小雪的小嘴被又腥又浓的精液射得满满的,还有一些从嘴角溢出来,小雪被呛得想吐出来,可是阿文却还不放手,不得已小雪只好把阿文的精液给吃下去。

阿文带着从桌子下面爬出来喘着气、嘴角还有精液的小雪溜出了教室,告诉小雪今天要带她去MTV看片,淫得全身发痒的小雪恨不得赶快给阿文狠肏一番,就跟阿文跷课离开了补习班。

小雪跟着阿文来到了一家MTV,一路上阿文毫不客气地挑逗小雪敏感的身体,弄得小雪心痒难熬,没穿胸罩的坚挺巨乳明显的激凸,整条热裤也已经湿透,恨不得当街就让阿文奸淫一般。

一进了包厢,小雪马上把阿文扑倒,抱住阿文热情地吻他,两人的舌头不断地交缠。阿文也不客气地抓上小雪的大奶用力揉搓,而小雪一只手也隔着裤子不断地抚摸着阿文那已经涨大了的鸡巴。

「嘿嘿,小雪怎么啦?身体这么热是不是感冒发烧了啊?」

「讨厌!你明明知道……啊……人家……人家……想要啊!」小雪一边说着一边主动拉开阿文的拉链,放出他雄伟的鸡巴。

「哈哈哈!原来不是发烧是发骚了啊!那说说看啊,小雪想要我干嘛啊?」阿文一边故意问着,一边把小雪的衣服推到胸部上面,让丰满的奶子露出来。

「呼,好棒的奶子,真棒!」说着就含住小雪的一边奶头用力吸吮,一手不停地逗弄另一边,剩下的一只手从小雪背后绕过翘臀摸到了小雪的淫穴。

「哇靠!湿成这样,庄明雪你还真是有够淫!快说啊,你现在想要干嘛啊?」

「想要……要大鸡巴……嗯嗯……小雪……小雪好想要啊!啊……啊……」小雪受不了身体强烈的欲望,饥渴的说着淫荡的话。

阿文用力扯下小雪的热裤跟丁字裤,跟着把中指与无名指插进了小雪湿透的小穴,一边吸吮玩弄着小雪淫荡的乳头,一边问小雪:「想要大鸡巴干嘛啊?小淫娃。」

「啊啊啊……想要大鸡巴插小淫穴……啊啊……快插小雪啊!小雪快疯了……啊啊啊……」小雪几乎疯狂地大喊着。

看到小雪如此淫荡的表现,阿文也按耐不住了,桥好位置「噗嗤」一声,粗大的鸡巴狠狠地插入了小雪空虚许久的骚穴里,同时双手用力地揉搓着小雪的大奶。

「爽不爽啊?小雪,想我的大鸡巴想很久了吧?想要爽就自己动啊!你这个大奶淫娃。」

「啊啊……啊……啊啊……」期待了很久的大鸡巴终于插入自己的淫穴,不用阿文说,骑在他身上的小雪早已经拼命地摆动着诱人的俏臀,让阿文的大鸡巴在自己的骚穴里不断地进出。

「啊……啊……好棒!再深一点……啊…快动啊!…嗯……还要……好棒啊!快……快……干我……小雪要大鸡巴干……快啊啊……用力!!」

「干!干!好紧好爽啊……庄明雪你真他妈会夹,真是有够骚!有够浪的!」

「啊啊……还要啊……小雪要大鸡巴用力肏啊!啊啊啊……小雪要啊!快干小雪……嗯嗯……啊啊……小雪要大鸡巴狠狠地干小雪啊……」小雪忘情地骑在阿文身上,不断套弄着他的鸡巴,完全没发现有两个人已经走进了包厢。

「干,真的是庄明雪耶!没想到我们校花真的被你搞上了!」

「挖靠!她不是有男朋友吗!?」

「马的,平常看她在学校的样子就知道她很骚了!没想到这么淫!背着男友给人家干!」看到小雪淫荡的表演,两人突然出声。

「对啊!第一天认识她就勾引我,摸一摸就求我到公厕干她了,这骚货淫的不得了,长的美身材好,奶子又大又软,骚穴又紧又好干,不好好肏她真是对不起自己!」阿文似乎早就知道两人的存在,一边玩弄小雪的奶子,一边说着。

「啊……啊……不要啊……你们是谁?」发现自己发浪的样子正被人欣赏的小雪害怕的想从阿文身上离开,这时阿文突然抱住小雪的纤腰,猛力地往上干起小雪。

「你怕什么?他们都是我的朋友,还是你同校的喔!我跟他们打赌说你这么淫荡,他们不信,我就叫他们来见识一下。」阿文一边狠肏着小雪,一边说着。

「啊……啊……不要啊……阿文你怎么可以这样?啊……啊……快放手,啊啊啊啊……嗯嗯……不行啊!阿文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啊啊啊……」小雪虽然不断地向阿文求饶,可是好色的身体却还是不断地迎合着阿文的抽插,一边淫荡的哼哼叫叫。

「马的,嘴巴上说不要,我看你爽得很啊!你这骚货,屁股扭成这样还说不要?看我干死你!」说着阿文开始拼命地干小雪给两人看。

「啊啊……不行啊!嗯嗯……啊啊啊……不……啊啊啊……棒啊!唉……不行啊!啊!讨厌!你的大鸡巴阿阿……要干死小雪了!啊啊……小雪要……要被大鸡巴干死了!啊啊啊啊……」淫荡的小雪被阿文的鸡巴干得太爽,配合的忘情大喊。

「马的,看她这样子谁忍得住啊?」这时两人已经脱下裤子,一边看着小雪淫荡的表现,一边套弄着自己的鸡巴。

「吉哥!勇哥!忍不住就一起来玩她啊!反正这骚货不是我马子!」阿文说着就把小雪转过来让她背对自己,一边大力地往上抽插,让小雪诱人的身体在两人面前一览无遗,而小雪淫荡的大奶子也随着阿文猛力的抽插不断地上下跳动着。

「那我就不客气罗!我早哈她很久了!马的这个骚货仗着自己漂亮,在学校没钱不帅的她都不鸟咧!干!现在给我玩到了吧!哈哈!没想到庄明雪你奶子这么大这么漂亮!」勇哥马上上前抓住小雪的大奶用力地揉搓。

「干,好棒的奶子啊!又大又软,啧啧!奶头还是粉红色的,真的是极品啊!比我看过所有的av女优都棒!」接着就含住了小雪的奶头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不要啊……你快走开啊!啊啊啊啊……阿文,不要啊!你快叫他住手!嗯嗯嗯……啊啊啊……啊……」小雪一边淫叫着享受着阿文猛力的抽插,一边想要推开阿勇,可是已经被干爽的小雪完全使不出力气,原本想要推开阿勇的小手也被阿勇抓去握着他的鸡巴套弄。

这时阿吉跪到沙发上用粗大的鸡巴在小雪脸上摩擦着,接着说:「庄明雪,快来帮我吃鸡巴阿,看你扭的这么淫荡,应该很会吃吧?快来啊!」

「嗯……嗯……不要啊!走开!啊啊……啊啊……阿文……你好坏!嗯嗯……小雪……好棒啊……嗯嗯……啊啊…你走开…不要啊……啊啊啊……」同时被阿文从后面肏干、又被阿勇玩弄着敏感奶子的小雪,已经是象征性地一边淫叫一边反抗了。

「这淫娃真的很会吹啊!刚刚在补习班上课就帮我吹了一次,还把我洨吃下去咧。喂!庄明雪,快帮吉哥吃鸡巴啊!你不是最喜欢鸡巴的吗?」

「哇靠!真的假的?看不出我们的校花庄明雪喜欢吃洨喔!?」

「我……嗯嗯……啊……哪有啊!嗯嗯……啊啊……不要啊……我才没有!嗯嗯……啊啊啊……小雪才没有!嗯嗯嗯……」

「哈哈!是喔,原来小淫娃你不喜欢鸡巴,那我就不用鸡巴干你了喔!」说着阿文停止对小雪的抽插,把鸡巴抽出小雪的淫穴。被阿文干得正爽的小雪面对小穴突然空虚,发狂般地扭动着屁股,想要让阿文再继续干她,可是阿勇紧紧地抓住小雪,让小雪急得快要发疯,小穴深处的骚痒让她渴望被鸡巴狠狠地插、用力地干。

「我要啊……嗯嗯……我要啊……阿文……啊……小雪要鸡巴啊……小雪还要大鸡巴干啊……啊啊……阿文……求求你……快干我啊……啊啊啊……嗯……求求你!小雪要啊……小雪要鸡巴干小淫穴啊……快给小雪啊!!」

「哈哈!不是说不喜欢鸡巴吗?!怎么一不干你就淫成这样?想要被干的话,这不是有两只鸡巴吗?」阿文站到一旁说。

「恩嗯……快给小雪!小雪要鸡巴啊!」淫荡的身体按捺不住欲望让小雪失去了理智,一手抓住阿吉的鸡巴拼命地吸吮,另一只原本抓住阿勇鸡巴的手也顺势抓向自己的淫穴,阿勇也趁机狠狠地干进了小雪的淫穴里。

「啊啊……啊……好棒!有大鸡巴干小雪……啊啊啊……嗯嗯……小雪被大鸡巴干得好爽啊!啊啊……嗯嗯……嗯……」小雪吐出阿吉的鸡巴淫叫着。

「马的,刚刚说不要,现在不是被干得很爽么?我就跟你们说吧,你们明星高中的校花庄明雪,是个不折不扣的淫娃,淫荡得要死!」阿文站在旁边看着小雪被阿勇狠插然后说。

「干!干!干!马的,这淫穴有够好干的,真是给我赚到了!我早就想干她了!干到这么棒的极品,庄明雪你平常不是很跩吗?马的!你再跩啊!看我干死你这淫娃!」阿勇一边猛力干着小雪,一边说。

「啊啊啊……对……庄明雪是淫娃啊!干……干死我吧……嗯嗯嗯……啊啊……小雪是你的……小雪最喜欢被大鸡巴干……嗯嗯……还要啊……嗯嗯……干死小雪……还要……嗯嗯……啊……小雪要大鸡巴狠狠地干……啊啊……大鸡巴哥哥干死小雪吧…… 」小雪搂住阿勇,把奶子压在阿勇脸上,拼命地扭腰淫荡地喊着。

阿勇哪有干过这么美又这么骚的巨乳美少女,把小雪压在沙发上拼命地干着,小雪被阿勇干得全身酥麻,不停地达到高潮。

「啊啊啊……要死了!啊啊……大鸡巴哥哥快要干死小雪了!啊啊啊啊……还要啊……啊啊啊……还要……干……干小雪的小淫穴……快干死小雪……用力干啊!」

「干!干!干死你!干死你这骚货!看我干死你这大奶淫娃!」

「啊啊啊……干死我吧!要……要……啊啊……要死了!啊啊啊……你太会干了!小雪要被你干死了!啊啊啊啊……啊……」

小雪被干的达到高潮,全身颤抖地抱紧阿勇,淫穴紧紧夹住阿勇的鸡巴,花心同时喷出大量淫水。

「喔!干……太爽了,我要射了!」阿勇受不了小雪淫穴狂夹的快感。

「就给她中出没关系啊!上次她还求我射在里面咧!哈哈!」阿文对阿勇说。

「不!不行……阿!今天……啊啊……今天不行……嗯嗯!今天不是安全期啊!嗯嗯……会怀孕啊……啊啊!」小雪仅存的理智想要阻止阿勇。

「哈哈!呼!果然是淫娃!呼呼……那正好!我还没中出过!呼……痾痾哈……出来了!哈哈来不及罗!小雪你要怀孕罗!」阿勇说着狠狠地把大鸡巴插入小雪的花心深处,在子宫喷出了浓浓的精液。

「啊啊……啊……嗯嗯……烫啊!大鸡巴哥哥……大鸡巴哥哥的精液烫得小雪好爽啊!啊啊啊啊……要怀孕了……小雪好喜欢啊!阿… …射死小雪吧!让小雪怀孕吧!大鸡巴哥哥……烫死小雪吧!!阿啊!好满!小雪的里面!都是大鸡巴哥哥的精子阿!好满啊!」小雪也被阿勇的浓精烫得舒服的大声淫叫。

还没等小雪叫完,阿吉就一把推开阿勇,也不管小雪的淫穴已经被阿勇的精液还有小雪的淫水弄得淫秽不堪,鸡巴一挺就干进了小雪的淫穴里,同时吻上小雪的鲜唇,贪婪地吸吮小雪的舌头,而小雪也热情回应着。

「阿吉,把她抱起来,我要让她更爽。」阿吉干了一会儿,阿文对他说。

「好啊!是想玩她后面吧?」强壮的阿吉抱起小雪,接着用火车便当式站着狂干小雪,而小雪完全投入在阿吉的凶猛抽插中,没注意到阿文的举动。

「啊啊……爽啊……嗯嗯嗯……你好猛唷!哈啊哈啊……你的大鸡巴干得小雪好爽啊……小雪要给你用大鸡巴一直干……啊啊……用力干小雪啊……小雪喜欢给你干……干大小雪的肚子也没关系……小雪还要大鸡巴啊……」小雪淫荡地搂着阿吉的脖子叫着。

「啊啊……阿文,你要干嘛啊!啊啊……不要……不要啊……不行弄后面!啊啊……那里不行啊!屁眼!屁眼不行啊……」突然,小雪惊觉阿文站在自己背后,用鸡巴沾满了自己被阿吉肏干流出的淫水,抵着自己的屁眼,而阿吉也同时停止了抽插。

「我看你这么淫荡,一只鸡巴一定是满足不了你的,放心好了,你这骚货一定会喜欢的!」阿文说着,就慢慢把自己粗大的鸡巴插入小雪的屁眼。

「啊啊……好痛啊!太粗了,那里会裂开啊!啊啊啊……求求你,阿文不要啊!啊啊啊……不行啊!不行干屁眼啊……会坏掉啊!」阿文不理会小雪的求饶,慢慢地把鸡巴插进了小雪的屁眼里。

「啊啊啊……好涨啊!会裂开啊!快拔出来,不要玩那里啊!不行啊!啊啊啊……」被阿文粗大的鸡巴插进直肠,小雪只觉涨得有些难受,但却没有想像中的疼痛。此时阿吉再次开始了对小雪淫穴的攻击,渐渐地让小雪忘却了屁眼的涨痛,享受着猛男阿吉强力的抽插。

「啊啊……小雪……啊啊……小雪被你干得好爽啊……你……你好坏!小雪要让你干死……用力干小雪啊……啊啊啊……嗯嗯……好棒……再来啊……用力地干小雪吧!给小雪吧!」淫荡的小雪再次沉醉在淫穴被干的快感里。

而阿文这时也开始了动作,慢慢地配合阿吉的抽插干起了小雪的屁眼。前后两个淫穴同时被干的小雪,几乎要被这强烈的快感给干到窒息。

「啊啊啊……好棒啊!嗯嗯……好奇怪啊!好舒服啊!屁眼……屁眼被插得好爽啊!恩恩……小雪好喜欢啊!啊啊啊啊……大鸡巴干得小雪好爽啊……啊……插穿小雪了!阿阿小雪要让两支大鸡巴插穿了!」

阿吉与阿文同时加快节奏,狂风暴雨般地猛干小雪,小雪被干得高潮连连,已经不知道泄身多少次了,地板上滴满了小雪从淫穴喷出的淫水。

「天啊……啊……爽啊……啊啊啊……好棒!大鸡巴干得小雪快升天了!啊啊……啊……啊啊……小雪快被大鸡巴干死了!啊啊啊啊啊……小雪要让大鸡巴天天干啊……干小雪啊……啊啊啊啊……」

「哈哈!不用你说我们也会天天干你的,这么正又这么骚的马子,这么棒的身体,就是生来给人干的啊!干!干!好爽啊!马的,屁眼也这么好干!」阿文一边干着小雪的屁眼,一边说着。

「啊啊……嗯嗯……干啊!小雪就是…生来给大鸡巴干的!用力地干小雪啊!嗯嗯……啊啊……好爽!小雪要被大鸡巴干死了……啊啊啊……小雪要让大鸡巴干死!!」

小雪拼命地夹紧干着自己淫穴跟屁眼的鸡巴,再加上小雪淫荡的叫声,让两人再也忍不住进入了最后的冲刺。

「啊啊啊……干!干!看我射到你淫穴里!射死你!庄明雪!你说干大你肚子,让你怀孕也没关系是吧!」埋头猛干的阿吉叫着。

「啊啊…没关系啊!…小雪要……小雪要热热的精液……烫死小雪吧!啊啊……嗯嗯……干大小雪……干大小雪的肚子也没关系!就是不要停啊……干小雪……把小淫穴灌满吧!啊啊啊……好棒啊……啊啊啊啊……」

阿吉首先守不住精关,大量浓浓的精液从马眼射进了小雪的花心深处,「啊啊啊……好烫啊!啊啊啊……小雪要怀孕了!阿阿啊!还要啊!小雪还要,还要精液啊!还要精液烫小雪啊……啊啊啊啊……好满好满!」小雪两眼失神地疯狂淫叫着。

阿文这时大吼一声,也把精液射进了小雪的屁眼里,「啊啊啊啊……烫……烫……要死了!屁眼好烫啊!小雪的屁眼要被精液烫坏了!啊啊……屁眼好热好舒服啊!好多好多!小雪升天了!啊啊……啊啊……啊……死了……死了……啊啊啊啊……小雪要死了!」小雪也在阿文的射精中又达到一次高潮,喷出了大量的阴精。

三人穿好裤子看着躺在地上的小雪,她还在淫荡地喘气,闭着眼睛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丰满的奶子不断起伏着,肉体满是三人的精液与她自己的汗水淫水。

「哈哈!小淫娃,刚刚干得你很爽吧?」听到阿文的声音,小雪这才完全恢复了意识,发现自己刚刚居然被人给轮奸了,还让阿文干了屁眼。但是不争气的是,自己却淫荡地配合他们的奸淫,喊着淫荡的话语,被他们干得高潮连连。

「放心好了,以后我们一定还会好好地干你,好好地享受你这大名鼎鼎的校花啊!哈哈哈……」阿吉说完,三人同时淫笑着。

小雪从来没受过这种羞辱,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但内心的深处却隐隐期待着下一次的轮奸。

炎炎夏日,小雪和已经要念大学的学长男友小武,决定去水上乐园清凉一下,于是也约好朋友羽柔同去,不会游泳的羽柔好不容易才答应小雪,也想好好放松一下。这天一早约好了碰面,由小武开着家里新买的车载她们。

「谢羽柔!!在这里!在这哩!快点快点!!」远远的小雪就看到羽柔,开心的两人,一见面就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讨论防晒美白泳装等等的事情,可怜的小武只好无奈地闭嘴当司机。

骚包的小雪出门前就已经先穿上了泳装,一件粉红色半罩的比基尼,外面套了件宽松背心,完全遮掩不了小雪诱人的身材,一下车就让别的游客看得鼻血直流。

进了乐园,巨乳美少女小雪也懒得去更衣室换装,乐于在众人面前摆出性感的动作,大方地脱下背心与热裤,露出绑带的比基尼,少少的布料完全挡不住小雪性感的身材,诱人的曲线让一旁的男生们看得鸡巴直涨。小雪也得意地享受着男人们的目光。等到羽柔换好了泳衣后,一起放好行李,三人就迫不及待地跑去戏水。

羽柔不会游泳,所以小雪跟小武就趁这个机会教她换气打水,过不了多久,爱玩的小雪渐渐感到不耐烦起来,于是抛下两人说要去玩刺激的设施,留下小武陪着羽柔学游泳。

小武能够独自跟天使般的羽柔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内心也是十分地兴奋,同样穿着泳衣,羽柔穿的是简单保守的样式,但让小武意外的是羽柔的胸前看起来十分丰满,不输自己的女友小雪,自己以前居然都没发现。虽然自己已经有了火辣诱人的女友小雪,但是哪只猫不偷腥,小武偷偷地打量着羽柔,浓纤合度的曼妙身材配上清纯美丽的脸蛋,慢慢地手也忍不住不规矩起来,找机会在羽柔的身上游走。

自从羽柔的身材起了变化之后,身体也跟着变得非常的敏感。小武不时轻轻地触碰她的胸部与翘臀,羽柔又怎么会没发觉,但想说是好友的男友,也不好意思拆穿他,好在小武并没有什么大动作,羽柔就默默地忍受,也隐隐地享受这微微的酥麻感觉。但是持续的刺激,让羽柔的身体越来越热,内心突然有种渴望小武侵犯的念头,小穴跟奶子突然感到强烈的骚痒让羽柔忍不住腿一软,挺起自己的胸部迎向小武的手。

小武没有想到羽柔突如其来的动作,自然地一手就抓住了羽柔一边可人的奶子,羽柔的奶子初次被男人抓住,强烈的刺激让她的小穴一阵抽搐,传来的快感让羽柔全身发软,眼睛一闭倒向了小武的怀抱。

「羽柔,你怎么了啊?」小武搂住了羽柔,手却还舍不得放开羽柔的奶子。羽柔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感觉到一根硬挺的东西顶着自己的屁股,赶紧羞红着脸离开了小武的怀抱。

「我……我头有点昏,大概是被太阳晒的吧!」羽柔低着头害羞的说着,一边奇怪自己的身体到底是怎了,为什么这么奇怪。

「好吧,那我们上去找地方休息一下,然后再去找小雪吧!」小武虽然很舍不得就此放开羽柔,但也只好这么说。

小雪离开了两人之后,跑去玩最刺激的高空落水,玩这种设施要先游过好几公尺深的水池,这对泳技高超的小雪来说不算什么,但小雪游泳的美态还有性感的身材,却让一旁看惯辣妹的两个救生员也看得不禁举枪致敬,口水直流。

爬上高台,冲过长长的水道,小雪被冲进了深深的水池,强烈的水压把她轻薄的比基尼给冲掉,在小雪还没浮起来之前,半罩的比基尼早已漂到了其中一个救生员的面前。等到小雪浮出水面游上岸,还没发觉自己诱人犯罪的大奶子早已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看到一个个男人翘着鸡巴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才惊觉自己的泳衣滑落,赶紧用手遮住自己的大奶子,东张西望找着自己的泳衣。

「小姐,泳衣在这,你要不要先躲到我们的休息室去啊?就在那边而已。」刚刚发现小雪泳装的救生员,赶紧拿着一条大毛巾上前化解小雪的尴尬。小雪虽然淫荡,却也还不到可以在大庭广众面前赤裸裸的让人欣赏自己的奶子,赶紧跟着救生员前往他们的休息室。

小雪来到了休息室坐下,打量起这健壮的救生员,晒的黑黑的长的挺帅,又有一身漂亮的肌肉很有男人味,接着往下看发现他的裤裆高高地隆起,粗大的鸡巴形状一览无遗,几乎要把他的三角泳裤给撑破,不禁害羞起来。

这才发现那名救生员好像没有要把泳衣还给自己的意思,门关上之后就挡在门前,一直用贪婪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打转,小雪这才惊觉自己的危险处境。

「那个……可以把我的泳衣还我了吗?」小雪先打破了沉默。

「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在这边工作这么久,都没看过像你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的女生!你缺不缺男朋友啊?」没想到猛男救生员没有要还给小雪的意思,反而不怀好意的笑着说。

「快还给我,不然我要叫人罗!」小雪警告救生员。

「去叫啊!再去把你的奶子露给大家看啊!我看刚刚大家都看不过瘾!哈哈哈!」小雪没办法,只能抱着胸部坐在椅子上,想到刚刚自己美丽的奶子就这样被不认识的人欣赏,想到那些男人看她的眼神,小雪不禁羞红了脸。

「怎么,害羞啦?你穿这么骚的泳装,不就是想让人看你的身体吗?我看你刚刚根本是故意让泳衣掉下来的吧?」说着上前搂住小雪。

「才……才不是呢!我才没有!这真的是意外啊!」小雪闪开救生员。

「哈哈!反正刚刚都看过了,再让我仔细看看你的大奶子吧!」说着救生员拉开小雪的双手,手也不客气地抓向小雪的大奶。

「啊……啊……不要啊!快走开!」小雪象征式的挣扎想要脱离他的怀抱,可是小雪的力气又怎么比得上强壮的救生员。

「哈哈!真好摸!好大啊!你一出现我就注意到你了。穿的这么诱人,奶子在那边晃啊晃,让我好想摸啊!」

「啊……啊……不要啊!把你的……阿……手拿开阿……」小雪轻声呼喊,可是奶子被人玩弄,淫荡的小乳头已经硬了起来。

「喔喔!才摸两下乳头就硬了啊!哈哈!你果然是个骚货!让我看看你下面是不是也骚了啊?」说着就扯掉小雪的泳裤,往小雪的淫穴抠去。

「啊啊……嗯……啊……不要啊!才没有!嗯嗯……不能摸那边啊!啊……啊啊……不行啊!救命啊!啊啊啊……嗯……」此时小雪淫荡的身体已经有了反应,让她其实也很渴望跟这壮硕的救生员来一炮。

「哈哈!湿得很!你是不是很想跟我做了啊?」发觉小雪早已湿透的救生员,不断地挖着小雪的淫穴。

「才……才不是!嗯……啊啊……是刚刚玩水……啊啊啊……弄……弄的!啊啊……」小雪害羞地辩解着。

「哈哈!是吗?怎么都上来这么久还这么湿啊?那我来帮你挖干好了!」说着救生员更大力地玩弄着小雪的淫穴。

「啊啊……不……不要啊!不行弄那边啊!小雪要叫了啊!啊……不行啊!啊……痒啊!嗯……啊啊……救命啊!嗯嗯……救命啊!啊……」小雪被挖得语无伦次。

「哈哈!你叫小雪啊?哈哈!让我来尝尝你的大奶子!」说着,头就低下,嘴含住了小雪的乳头,用力地吸吮着。

「啊啊……不!嗯嗯……不要啊!啊啊……不行啊!小雪……嗯……小雪会受不了的啊!嗯嗯……啊啊啊……」奶子跟淫穴同时被进攻的小雪,开始淫叫了起来。

「哈哈!挖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挖干净啊?而且越来越湿了耶!」小雪的淫穴被挖得淫水直流,沿着大腿滴满了一地。

「我牺牲一点,用嘴帮你舔干净好了。哈哈!」救生员说着,就把小雪压到桌上,接着扒开小雪的大腿,用舌头舔着小雪的阴蒂与花瓣,骚透的小雪已经不反抗救生员的动作,让他尽情玩弄自己的淫穴。

「啊啊……嗯……嗯嗯……啊……好棒!还要啊!小雪还要!嗯嗯……啊啊啊……」小雪被灵活的舌头舔着淫穴,大声地淫叫着。

「哈哈,你爽起来了,那也来让我爽一爽吧!」说着,躺到地上让小雪的淫穴对着自己的脸继续舔弄着,同时小雪的脸也趴在救生员的泳裤上。

「快!快!帮我吃鸡巴啊!小淫娃。」听到救生员的命令,小雪顺从地掏出了救生员的大鸡巴,熟练地套弄着,然后开始吸吮。

「靠!你怎么自己先上了?」刚刚另一个救生员这时走了进来。

「没办法,这马子太淫荡,摸了几下就扭着屁股让我舔她的骚穴,你也快来啊!这骚货有够赞!」

进来的这人也不客气地脱下泳裤,露出涨大的鸡巴走到小雪的面前,拉起正努力吃着鸡巴的小雪:「也吃吃我的鸡巴吧!大美女。」这时的小雪已经淫得脑袋里只有鸡巴,马上张嘴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喔……干!好会吸啊!这马子真会吹!妈的!怎么这么饥渴啊?」 「哈哈!这马子叫小雪,看她穿那么露的比基尼就知道她是个骚货,我看她就是故意要勾引男人干她的!你看她淫的!」这时舌头已经满足不了小雪淫荡的身体,屁股跟腰拼命地扭动着,想要寻求更强烈的快感。

「啧啧!啧啧!水真多啊!真是个淫穴,怎么办?用嘴止不了水耶!」救生员故意问着小雪。

「啊……啊……嗯嗯……那……用肉棒……啊啊……要……小雪要……嗯嗯……鸡巴……嗯嗯嗯……用鸡巴……嗯嗯嗯……啊啊啊……用大鸡巴止水!啊啊啊……」身体的渴望让小雪主动讲出淫荡的话。

「哈哈哈!要大鸡巴止水啊?哈哈,你这骚货,大鸡巴要怎么止水啊?」

「嗯嗯……啊啊啊……要……插穴……嗯嗯……啊……用肉棒插小雪……嗯嗯嗯……啊啊啊……用大肉棒帮小雪止水……啊啊……嗯嗯……呜……呜……呜……呜……呜……呜……」小雪还没说完,前面那人再次把鸡巴塞进小雪的嘴里大力地干着,后面的人也把鸡巴狠狠地干进了小雪的淫穴。

「嗯……嗯……呜呜……嗯……嗯……呜呜呜……」小嘴被鸡巴干着的小雪只能从喉咙发出声音,同时享受着上下两个嘴同时的抽插。

「呜……好紧!真他妈的紧,真好干!怎么有这么好干的骚屄?」后面的救生员一边干着,一边伸手抓住了小雪的大奶子。

「妈的!奶子又大又软真好抓,爽啊!今天没有白来,干到这么爽的骚货!」

「干!干!她的舌头好会舔,吸得我好爽!干……干……你这淫娃,看我插爆你的小嘴!」

两人一搭一唱的一边奸淫着小雪,一边说着。

这时的小雪已经完全享受着激烈的抽插,忘了自己是在被不认识的人奸淫,拼命地吸吮、舔弄着嘴里的鸡巴,淫穴也不断地夹着肏她的大鸡巴,只希望两人用力地干她满足她。

两人也没有辜负小雪的期望,卖力地干着小雪,手也不客气地玩弄着小雪的粉嫩的大奶子,爽得小雪达到了好几次高潮。接着,干着淫穴的那人忍不住把浓浓的精液射在小雪的背上,两人也交换了位置。

「小淫娃,快来帮我舔干净!」小雪不顾鸡巴上满是精液与自己的淫水,张嘴就把上面的精液都舔进了嘴里,这时后面那人也抱着小雪的屁股开始狂插小雪的淫穴。

「干!干!真他妈的紧!嘴也好干,淫穴也好干,妈的!这马子怎么这么好干?喂!小雪!你是不是很喜欢被干啊?」

「啊……啊……小雪是淫娃!嗯嗯……小雪喜欢……啊啊……鸡巴干啊……啊啊啊……嗯……小雪喜欢被大鸡巴干!嗯嗯……啊啊啊啊……小雪要被大鸡巴狠狠地干!嗯嗯……啊啊……小雪要大鸡巴干死小雪!啊啊啊啊……」小雪放开嘴里鸡巴,大声地淫叫。

前面那人看着小雪如此淫荡大叫,刚射完精的鸡巴马上又再涨起,忍不住又干起了小雪的小嘴。两人猛力地干着小雪,好像要把小雪给干穿一样,小雪也拼命扭动自己淫荡的身体,迎合两人的抽插。

终于两人挡不住小雪淫乱的攻势,双双在小雪的身上喷出了浓浓的精液,把小雪身体小穴喷的乱七八糟。

之后两人带小雪到浴室清洗一般,最后还逼小雪留下手机msn,才让她离开。

羽柔上岸以后坐到更衣室附近休息,小武也跑去寻找小雪。虽然脱离了小武的侵犯,可是羽柔身体的骚痒却没有停止,仔细看羽柔的泳衣,还可以看到凸起的乳头,而体内的骚痒,也让羽柔的小穴不断地分泌淫水。

「嗯……啊……我到底是怎么了?好热……嗯……好难过啊……」发骚的羽柔,脑海里不断地回想着刚刚被小武侵犯的快感,回味着被硬挺的鸡巴贴着的感觉。羽柔不但身体变得性感,也变的异常的敏感。

「讨厌!不可以这么色!」理智的声音告诉羽柔,但身体强烈的欲望,却让羽柔偷偷地把手伸向自己的胸部与下体,用毛巾遮着隔着泳装轻轻地抚摸起来。羽柔以为自己小小的动作并不会引起旁人的注意,却没发现有一双锐利的眼睛早已经盯住了羽柔的一举一动。

慢慢地羽柔的动作越来越大,她也知道再这样下去会被人发现,但却又忍不住爱抚着自己的身体,于是羽柔跑向了女子更衣室。

進到更衣室的羽柔拉上簾子,忍不住一手伸進泳褲裡摸著自己的小穴,另一手也撥開了泳衣抓住自己可愛的奶子。純潔的羽柔知道不可以這樣,但是手跟身體卻沒辦法抗拒內心的需求,就這樣,羽柔在更衣室裡開始了生平第一次自慰。

羽柔的手指輕輕地摳挖自己的小穴、捏著自己的乳頭,喉嚨裡也發出了「嗯……嗯……」的聲音。就在此時,突然簾子拉開,一個男人沖了進來,他捂住了羽柔的嘴不讓她發出聲音,另一之手裡拿著把小刀。

「別叫!不想我畫花你的臉就別出聲!小美人,一個人在這裡自慰,是不是很想要男人啊?」那人在羽柔耳邊輕輕地說著,說著就摸上了羽柔玲瓏豐滿的奶子。

男人拿著的刀讓羽柔不敢掙紮也沒辦法脫離的男人的控制,更讓羽柔害怕的是,被男人火熱手掌侵犯的奶子竟然傳來陣陣的快感。男人一手按著羽柔的嘴,一邊用舌頭挑逗著羽柔的耳垂,另一只手也不閑著,脫去了羽柔的泳裝。

男人脫光了羽柔,摸向她兩腿之間,慢慢地摳弄著羽柔潮濕敏感的小穴,這男人明顯的很了解女人,也不著急,輕輕地挑逗著羽柔的敏感帶。羽柔害怕的只能順從地接受男人侵犯。

男人停止玩弄羽柔的小穴,抓著羽柔的手握住了自己的巨大雞巴。

「啊……這是什麼?怎麼會這麼粗!這就是男生的東西嗎?這麼大的東西怎麼可能放得進那邊?」第一次摸到男人雞巴的羽柔,心裡一面羞恥害怕,卻又好奇地跟隨男人的手套弄著大陽具。

「快!乖乖聽話!下來幫我吸老二!」男人強迫羽柔跪下,把刀子放在羽柔的耳邊。

「好……好大啊!這…這怎麼能用嘴……怎麼能吃……而且味道好怪!」羽柔有所遲疑,但刀子就在旁邊,只好乖乖的就范。

「用舌頭!對啦!好好的舔!恩恩……不錯!我看你挺有天份的嘛!哈哈!」男人一邊指揮羽柔,一邊享受她的小嘴。

吃著雞巴的羽柔,聞著雞巴的味道,嘗著雞巴的分泌物,不知為何身體突然產生強烈異常的反應,強烈的需求讓發熱的她失去理智,忍不住伸手去摸著自己的小穴,一邊吸著男人的肉棒,一邊自慰著。

原來,經歷過淫獸改造的敏感身體,對於男人有非常強烈的反應,光是聞到或嘗到雞巴的味道就讓她們如同喝了強烈春藥一般發情。

「怎麼!忍不住癢了嗎?真看不出你長的起來這麼清純,結果這麼淫蕩耶!」看到羽柔的反應,於是男人收起小刀拉起羽柔,兩手大膽的玩弄羽柔的奶子跟小穴。

男人更靈活地不停逗弄著羽柔的小穴,「啊……啊……嗯嗯嗯……好……嗯嗯嗯……癢啊……嗯嗯……啊啊啊……」羽柔被男人熟練地挑逗,忍不住輕聲呻吟起來。

在男人持續的淫弄之下,羽柔不自覺地雙手勾住了男人的脖子,並且不自覺地搖著屁股。就在羽柔快要達到高潮之際,男人突然停止了動作,羽柔下意識地挺著屁股想要追回手指的愛撫,嘴裡輕聲說著:「嗯嗯……還要啊……還要啊……嗯嗯……好難過啊……還要啊……」

「很想要嗎?」男人在羽柔耳邊說。

「嗯……嗯……要!啊……」小柔一邊喘著氣要求著。於是男人擡起了羽柔一只腳,把肥大的雞巴對準了小穴,在羽柔的洞口摩擦著,酥麻的感覺從小穴傳到了羽柔的全身,著急地搖著自己的臀部,期待著雞巴接下來的攻勢。

「羽柔,你在裡面嗎?」突然傳來的聲音就像一盆冰水,澆熄了羽柔的欲火,把羽柔迷失的理智給拉了回來,趕緊推開男人。

「我在這!小雪!」

「羽柔你還要多久,我們都準備好要走了喔!」

「嗯……快好了,我馬上就出來,等我一下吧!」

等到小雪離開,羽柔抓起了毛巾裹住身體,就頭也不回地沖了出去,留下愣在那的男人。

三人收拾東西準備離開水上樂園,沒玩夠的小雪提議還要去夜市逛逛,貼心的羽柔不想當兩人的電燈泡,所以藉口自己覺得很累,說要獨自搭車回家。

小雪摟著小武甜蜜地在夜市逛街,誘人的大奶子大喇喇地貼在小武身上,人擠人的夜市,小雪還是穿著清涼,寬松背心下的比基尼秀出豐滿的巨乳,不同的是牛仔熱褲裡的泳褲已經脫下收在包包裡,性感迷人的巨乳美少女小雪讓路上的男人都忌妒起小武。

兩人在夜市吃吃喝喝,又買了許多的小東西,最後逛到了一間大體育用品店前面,因為小武想要買新球鞋,於是兩人就進去看看,順便吹吹冷氣。

當小武在跟一位女店員試穿球鞋的時候,小雪獨自一人從旁邊的樓梯逛到了二樓,看到迎面而來的店員,小雪不禁大吃一驚呼出聲來:「阿文!!」

「咦,小雪!?你怎跑到這來?」阿文也很驚訝:「哈哈,又穿得這麼騷,特地來找我干你的嗎?」

「才……才不是咧!我是陪男朋友來逛夜市的。」小雪萬萬想不到會在這裡碰上阿文。

「哦哦,那個就是你男友啊……長得還不錯嘛!不過他的雞巴有我大嗎?滿足得了你這小淫娃嗎?哈哈……」阿文從樓梯口探頭看樓下的小武說。

「討厭啦,他才不像你這麼色!」小雪捶打著阿文。

事實上,小武的雞巴只是普通size,跟小雪做愛的確無法帶給越來越淫蕩的小雪滿足,自從被阿文干過以後,小雪腦海裡總是不停地想著阿文的粗大雞巴。

這時小雪的眼睛也不自覺地瞄向阿文的褲襠,想到自己之前就是被這褲子底下粗大的雞巴干得高潮連連,想著想著,臉紅了起來,身體也開始發熱,淫穴不自覺地慢慢流出大量淫水。

似乎是注意到小雪的反應,阿文看看左右沒人注意,就抓著小雪的手,把小雪推進了一旁的倉庫。

「啊啊……阿文你要干什麼啊?」小雪象征式的掙紮。

「干什麼?當然是干你啊!」接著吻上了小雪的香唇,貪婪地吸吮著小雪的舌頭,小雪也熱烈的回應著,完全忘記自己的男友就在樓下。

「啊……啊……嗯……不要……嗯嗯……不要在這裡……嗯嗯……啊……」阿文粗魯地扯破了小雪的背心、撥開了小雪的比基尼,開始品嘗小雪豐滿誘人的大奶子,接著手也伸進了小雪的熱褲。

「好濕啊!哈哈……小雪果然是特地來給我干的,而且還沒穿內褲,是不是很想念我的大雞巴啊?哈哈……看來你男友果然喂不飽你這淫娃!」說著手指就大力地摳著小雪的淫穴。

「嗯嗯……啊啊啊……對啊……嗯嗯……小雪好想你……每天都在想你……小雪想你的雞巴……小雪好想再被你用雞巴干啊……嗯嗯……啊啊啊……快干小雪啊……嗯嗯嗯……啊啊……小雪好想被你干啊……小雪要被大雞巴干啊……」早已騷透了的小雪,配合地挑逗著阿文。

小雪的淫態讓阿文忍不住把她的身體翻過來,撥下小雪的熱褲,粗大的雞巴就從身後狠狠地干進了小雪早已濕透的淫穴裡。

「啊啊……好棒啊……好粗啊……嗯……嗯……你好會干小雪啊!啊啊啊……你的大雞巴好棒啊……嗯嗯……啊……小雪喜歡被你用大雞巴干……啊……嗯嗯……啊啊啊啊……」苦思夜想的大雞巴狠狠地抽插著濕透的淫穴,讓小雪放聲大叫。

「哈哈!我干!干你這小淫娃!哈哈哈,你男友在樓下一定想不到自己的馬子現在被我玩得這麼爽吧?哈哈,好爽,干死你這大奶騷貨!」阿文一邊狂肏著小雪,一邊大力玩弄著小雪的奶子。

「啊啊……嗯嗯嗯……好棒啊……小雪要你用大雞巴一直干小淫穴……啊啊……嗯……小雪最愛大雞巴了……大雞巴哥哥干小雪啊……嗯嗯……小雪是你的……是大雞巴哥哥的啊啊啊……」

「哈哈,是我的啊?那就是不要男朋友了嗎?我干你比較爽,還是他干你比較爽啊?」

「嗯嗯……當……當然……是你……你的…大雞巴干得小雪好爽啊……嗯……小雪最喜歡被你干了……啊啊啊……小雪要讓你干死……嗯嗯……啊啊……小雪好愛你干小雪啊……」

「哈哈,原來是個沒用的家夥,那麼沒用你還要他干嘛?快跟他分手啊!」

「嗯嗯……啊……啊……不行啊……嗯嗯……小雪很專情…很愛男友的……啊啊……爽啊……嗯嗯……大雞巴干小雪……啊啊……用力干……嗯嗯……干小雪啊……大雞巴肏得小雪好爽啊……啊啊……嗯嗯……」嘴巴雖然說愛著男友,但小雪現在卻像母狗一般,淫蕩地搖著屁股迎合阿文的抽插。

兩人投入地干了一陣子,小雪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原來是小武買完球鞋卻到處也找不到小雪。

「哈哈!HONEY?是你男朋友吧?」阿文撿起小雪的手機看著,然後拿給小雪:「快接啊!哈哈……」說完繼續挺著大雞巴干小雪。

「嗯……嗯……喂……嗯……」小雪強忍住下身傳來的爽快感,故作鎮定地接起電話。

「小雪,你跑去哪了啊?」

「嗯……嗯……我……我在逛……逛街啊……啊……嗯嗯……啊……」阿文故意加快速度干著小雪的淫穴。

「你怎麼了啊?怎麼這麼喘?」小武感覺到小雪聲音的異常。

「啊……沒有,嗯嗯……嗯嗯……我在……我在逛街……嗯嗯……對……只是……只是走得太快……有……嗯……嗯……有點喘……啊啊……不行啊……不行摳那邊……啊啊啊……」被阿文狂干的小雪受不了,幾乎要淫叫出來,而阿文也用拇指沾了小雪的淫水,摳弄著她的屁眼。

「快跟他說你正在被我干啊!跟他說你正在被我的大雞巴干啊!」接著阿文整個人壓在小雪身上,在小雪耳邊說著,一邊挺著屁股發狂般的干著小雪。

「啊啊……停啊……嗯嗯嗯……不要啊……嗯嗯……停啊……嗯嗯嗯……要干死我了……啊啊……不行啊……嗯……干死小雪了……嗯……啊……」粗大的雞巴重重地搗進小雪的淫穴,小雪忍不住淫叫起來。

「嘿嘿……男朋友,莊明雪說你的小老二滿足不了她,所以跑來求我用大雞巴干她。哈哈,這小淫娃干起來真爽啊!」阿文搶過小雪的電話對小武說著。

「你是誰!?不要鬧了,快讓小雪聽電話!」又驚又怒的小武說。

「哈哈,不相信?好吧,我就讓莊明雪叫給你聽!」阿文說完更重重地把雞巴干進小雪的淫穴深處,肥大的龜頭幾乎插進了小雪的子宮,然後把電話放在小雪的嘴邊。

「啊……啊……小雪要被插穿了……嗯……爽啊!嗯……快……用力……干小雪……嗯嗯……啊啊……爽啊……嗯嗯……啊……你的大雞巴干得小雪好爽啊……嗯嗯……啊……用力地干小雪啊……嗯嗯……干死小雪吧……」被干得高潮不斷的小雪放聲淫叫。

「快跟他說誰的雞巴比較大啊!」阿文命令著小雪。

「啊……啊……你的……嗯……嗯……阿文的雞巴比較大……阿文的大雞巴干得小雪好爽啊……啊啊……啊……大雞巴快干小雪……嗯嗯……小雪好愛你的大雞巴!阿阿……干死小雪……嗯嗯……啊啊……」

「說啊!快告訴你的男朋友,莊明雪喜歡被誰干啊?」

「阿阿……哈啊!恩恩……莊明雪……恩恩……莊明雪喜歡被阿文干啊!莊明雪最喜歡讓阿文干了,莊明雪要讓阿文天天干啊!」

「哈哈哈!快跟他說分手,以後我就天天用大雞巴干你這淫娃!」

「嗯……嗯……啊……啊啊……小武……我們……嗯嗯……我們分手……嗯嗯……啊啊……小雪……嗯嗯……小雪要讓阿文的大雞巴……嗯嗯……天天干……嗯……啊……啊啊……用力……用力干……小雪還要啊……」現在小雪的腦裡只有雞巴了,被干得瘋狂大叫,早已經忘了小武。

「啊……啊……棒……要死了……嗯嗯……啊啊啊啊……小雪被你干死了……嗯嗯……好爽……小雪好爽啊……大雞巴干得小雪好爽啊……嗯嗯……小雪要讓你用大雞巴一直干啊……」

「你這淫娃,就是想要我的干大你肚子吧!那我就不客氣羅!保證干大你肚子讓你懷孕!!」阿文最後的沖刺之後狠狠地把精液射進了小雪的花心。

「啊啊啊啊……好棒啊……嗯嗯……不要停……射在裡面……沒關係……嗯……射在小雪裡面……啊啊……小雪要精子……嗯嗯……啊啊……小雪的小淫穴要精子啊……啊啊……射死小雪了……嗯……小雪要懷孕了……啊啊啊啊啊……」小雪也被精液燙得全身酥麻又達到了高潮,同時傷心的小武也把電話掛了。

「嗯……嗯……棒啊……嗯嗯……啊啊啊……小雪還要啊……嗯嗯嗯……啊啊……」關門的體育用品店,小雪騎在一名中年男子,店長賓哥的身上,淫糜地扭動身體淫叫著。店長也享受的向上挺著雞巴干小雪,一邊看著小雪迷人的白皙粉紅大奶淫賤地上下搖晃。

「好爽啊……這馬子真好干,長得又白又這麼正點,奶大腰細腿又長,還這麼淫。剛剛一看到她進來,我雞巴就硬了,你是去哪搞上這種淫娃的啊?」店長問阿文。

「哈哈,在補習班認識的,有夠賤的,還明星高中的校花咧!第一天就讓我搞了。今天又不穿內褲跑來求我肏她,哈哈……」

「真的假的!?她剛剛不是跟男朋友一起來的嗎?」

「哼哼,看她這麼饑渴就知道那男的滿足不了她,狠狠肏她幾下就答應跟那家夥分手。哈哈……」

「哈哈哈哈……我就覺得他看起來就一副小屌樣,長得帥有什麼鳥用?把到馬子也是讓自己戴綠帽子,這麼騷的淫娃就應該讓給別人用大屌肏啊!你說是不是啊!小淫娃!」可憐的小武,失去了心愛的女友還被人在背後嘲笑著。

「嗯嗯……對……用大屌肏小雪!用力啊……小雪喜歡被大屌肏……嗯嗯嗯……小雪還要啊……用力地干小雪啊……嗯嗯嗯……大雞巴干小雪啊……嗯嗯……干死小雪吧……嗯嗯嗯……啊啊啊……」聽到兩人的對話,小雪卻沒有覺得對不起小武,此時她腦袋裡只有雞巴跟淫欲,身體忘情地扭動,夾著淫穴享受被店長奸淫的快感。

「你看看她騷的,這對奶子真棒啊,年紀輕輕就有這麼棒的肉體!小雪快過來,我要吃你的奶子!」聽到店長的命令,小雪主動地兩手捧著自己的大奶子湊到店長的嘴巴,讓店長含著自己的乳頭。

「啊……好舒服……嗯嗯……啊啊啊啊……吃啊……嗯嗯……小雪的奶子是你的……嗯嗯……啊哈啊啊……深一點……插深一點……嗯嗯嗯……啊啊…還要啊啊……好爽啊……哈啊……哈啊啊……」

「馬的,你這騷貨,看來一只雞巴是滿足不了你,嘿嘿……」看著小雪淫蕩的表演,再次硬挺的阿文上前抱住了小雪的屁股,把雞巴對準早被淫水弄得濕透的小屁眼。

「啊……啊啊……不行啊……你壞……阿啊!又要干屁眼啊……嗯嗯……啊啊……啊啊……漲……漲……嗯嗯……啊……好漲啊……嗯嗯……啊……」

阿文把龜頭塞進了小雪的屁眼,卻不整根插入。

「啊……嗯嗯……不行啊……嗯嗯……哈啊哈啊……不行啊……嗯嗯……那邊……嗯……嗯……那邊好癢啊……嗯嗯……屁眼……屁眼好癢啊……嗯嗯……啊啊……」

阿文用雞巴不斷地在小雪敏感的屁眼挖著:「哈哈,想要我干屁眼嗎?小淫娃,要的話就快求我啊!」

「啊啊……嗯……小雪要……嗯嗯嗯……求……嗯嗯……求求你……快干小雪……嗯嗯……啊……求求你……快干啊……快干小雪的屁眼啊……嗯嗯……小雪要讓你干屁眼啊啊啊啊……」受不了肛門的騷癢,小雪搖著屁股,不知羞恥地求著阿文。

「媽的,她夾的好緊啊!這騷貨也太淫了吧!被一只雞巴干還不夠,真賤,看我干死你!」看到小雪如此的淫蕩,店長忍不住用盡全力干著小雪的淫穴。

「怎麼樣啊!小雪!同時被兩只雞巴干是不是讓你爽死了啊!」阿文也狠狠地干進小雪的屁眼。

「啊啊……爽啊……屁眼好爽啊……小穴也好爽啊……嗯嗯嗯……啊啊……小雪要瘋了……嗯嗯……啊啊……小雪被你們干死了……嗯嗯嗯……啊啊……小雪要讓你們天天干啊……嗯嗯……還要啊……小雪要升天了……啊啊啊……大雞巴干穿小雪吧……小雪要讓你們插穿……小雪要讓大雞巴天天干啊!!」

兩只粗大的雞巴快速地在小雪的淫穴跟肛門裡大力地抽插,前後同時被貫穿的強烈快感讓小雪持續地達到高潮,淫水大量噴出,地上滿滿都是小雪的汗水跟淫水。

「干!好緊,我要射了,這淫娃實在太好肏了!」

「就射在裡面吧!她最喜歡人家給她中出了!我也要射了,媽的,這屁眼真是極品!太棒了!」沖刺了許久的兩人忍不住要射精。

「嗯嗯……啊……射吧……沒關係……嗯……哈啊哈啊……小雪要啊……嗯嗯嗯……啊啊……射在裡面……啊啊啊……不要停啊……嗯嗯……啊……把熱熱的精液賞給小雪!噴在小雪的裡面啊……小雪要啊……要熱熱的精液啊……」

接著,兩人有默契地同時射在小雪的淫穴與肛門深處。

「啊……啊啊啊……燙……小雪好燙啊……嗯嗯嗯……啊啊啊啊……小雪被燙死了……嗯嗯……小雪被大雞巴奸死了……啊啊啊啊啊……嗯……死了死了……小雪要懷孕了……小雪被大雞巴插到懷孕了……啊啊啊啊……」濃濃的精液射進了小雪的淫穴和屁眼,燙得小雪全身抽搐,達到了連續的高潮。

第二天淩晨小雪才讓店長開車送回家,阿文跟店長兩人狠狠地干了小雪一晚,而父母都在國外的小雪也不擔心晚歸的問題。

等醒來的小雪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全身都是乾掉的精液,小穴跟屁眼裡還不斷流出腥臭的精液。小雪回想著昨天發生的事,抱著枕頭覺得又羞又悔,可是被奸淫的快感卻又讓小雪淫蕩的身體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想著想著,被干了一天已經累壞的小雪,又不知不覺進入了夢鄉。

羽柔告別兩人獨自從水上樂園搭車離開,由於已經天色已暗,樂園的遊客們也都要離開,所以公車上十分擁擠。

嬌弱的羽柔在人群中被擠的幾乎透不過氣,只好往公車後面移動,車上的許多男人看到嬌美的羽柔往自己這邊移動,都故意不讓出空間,讓羽柔蹭過自己的身體,趁機在羽柔身上動手動腳,幾個比較大膽的更直接摸了羽柔可愛的翹臀,讓羽柔又羞又急,趕緊加快移動的速度。

好不容易穿過人群到了後面,雖然後排都是兩人座走道比較小,但大部份的人為了下車方便,總是擠在公車的前半部,後面反倒比較空,羽柔也感到舒服多了,終於可以松一口氣,卻沒發現到最後一排一個男人瞪大眼睛注視著她。

原來是在更衣室侵犯羽柔的男人,剛剛讓羽柔在緊要關頭溜走,心裡很不是滋味,雞巴還漲得受不了,於是告別了朋友先走,沒想到又在公車上碰到羽柔。

羽柔自從更衣室逃出來後,心理覺得又羞又後悔,怎麼可以隨隨便便讓人侵犯,差點失身,自己寶貴的第一次可是要保留給心愛的人的啊!但她卻不知道自己的處女早在淫獸改造身體時被奪走了。

雖然恢復理智,暫時壓抑體內的欲火,但剛剛又被色狼們用大手偷摸自己的奶子與屁股,讓羽柔敏感的身體再次產生灼熱與騷癢。改造後的肉體,遇到刺激後就像吃了春藥般強烈的渴求著快感。

站著發呆的羽柔,腦中開始不斷回想被男人摳著小穴的酥麻感覺,羽柔不曉得自己怎麼會這麼好色,居然一直想著男人的雞巴、幻想硬物觸碰自己下身的滋味,越想越感到羞恥,不禁羞紅了臉。

後座的男人一邊看著羽柔清純的模樣,一邊回憶著羽柔粉嫩堅挺的D奶、纖細的腰身、完美的翹臀、性感修長的雙腿,加上自慰時淫蕩的模樣,雞巴不禁漲得發痛,暗自決定,這次怎麼樣也不能放過這集合清純與淫蕩的超級美少女。

這時在羽柔面前的一對情侶無視他人大膽地親熱起來,男的抱著女的熱吻,手還不規矩地伸到女生的大腿上摸著。雖然還不至於作出誇張的動作,但羽柔還是注意到男生下身已經高高的隆起,看著不由聯想到在更衣室摸到的粗大雞巴,想到那熱燙肥大的陽具,更覺得小穴發熱,夾緊雙腿的小柔突然發現自己的內褲已經又濕透了。

慢慢的,車上的乘客陸續下車,那對情侶也下車讓羽柔坐到他們的位子。看著乘客人越來越少,前後也沒有人,欲火焚身的羽柔慢慢地控制不了自己的欲望,靠在窗邊用包包遮住下身,大膽地把手伸進了褲子裡。羽柔的理智拼命地告訴自己不行這麼淫蕩,但小穴傳來的強烈騷癢,讓清純的羽柔忍不住就這樣在公車上摸起了自己的小穴。

原本以為用手指可以稍解深處騷癢的感覺,但是經過纖細的手指摳弄,小穴的深處反而覺得更加的空虛,火上加油的結果讓羽柔的淫水連牛仔褲也沾得濕透了,而原本怕被人發現、拼命保持鎮定的羽柔也無法再忍耐,閉上眼睛扭動著身體,微喘著氣享受自己的手指帶來的快感。

羽柔的淫態讓後排的男人一覽無遺,看到這清純的美少女竟然淫蕩地在公車上自慰,忍不住把雞巴掏出來大力地套弄。

過了許久,當羽柔睜開眼睛看窗外時才發現,沈浸手淫快感的自己已經錯過站,趕緊按鈴在下一站公園下車。慌張的羽柔完全沒注意到身後的男人也尾隨她下車,更沒發現晚上在人煙稀少的公園將讓男人有了可趁之機。

天色已黑,下車的地方十分的黑暗,羽柔感到有些恐怖,不想留在這裡等反方向的公車。遠遠看到公園的另一邊有一家7—11,想說干脆過去那邊招計程車好了,於是羽柔就往公園裡面走,打算穿過公園。

穿過公園的途中,敏感的身體還是發熱著,小穴延續著剛剛在公車上的強烈騷癢,體內不斷地流出淫水,讓她不得不夾緊大腿。濕透的牛仔褲貼緊在小柔的腿上,每走一部都摩擦著大腿根部,可是又搔不到癢處,讓羽柔難過得想哭,短短一段路走了老半天才走到公園的中央。

「啊……嗚……嗚……嗚……」憋了許久的男人突然趁羽柔沒有防備,從後面抱住了羽柔,一手捂住了她的嘴。

「嘿嘿……我都看到了,小淫娃,你剛剛又在公車上面自慰吧?是不是想男人想瘋了啊?」

羽柔除了害怕,更驚訝的是聽到這聲音,不就是在更衣室侵犯她的男人!盡管羽柔大力地掙紮,男人卻沒有放過她的意思,羽柔拼命地扭動只是更添加男人的獸欲。

「嘿嘿!真走運,之前讓你跑掉,想不到又讓我遇上。哈哈……」男人一邊在羽柔耳邊說著,一邊把她抓向附近的公園廁所。

「小寶貝,這次我不會再讓你跑掉了,哈哈哈……」男人淫笑著把羽柔推進了女廁,關上門,接著手也不客氣地伸進羽柔的T恤裡,摸向羽柔誘人的奶子。

羽柔嘴裡不停發出「嗚……嗚……嗚……」的聲音,也持續地反抗著男人的強暴,但是卻無法阻止男人的動作,此時男人靈活的手已經撥開了羽柔的胸罩,玩弄起羽柔胸前的一對美肉。

被男人粗糙的手掌抓著自己的奶子,又不時捏著自己的乳頭逗弄,酥麻的感覺不斷地沖擊著羽柔的意識。接著男人也放開捂住羽柔的嘴,解開了褲頭把手伸進了羽柔的牛仔褲裡。

「啊……快放手……救命啊!啊啊……你快住手啊……我要叫人了……救命啊……」羽柔大聲的呼救,可惜根本不會有人聽得到。

「不用叫了,不會有人聽到的,哈哈……你的內褲怎麼這麼濕啊?哈哈……是剛剛自慰弄的吧?」男人用手指隔著內褲摳著羽柔的小穴。

「啊啊……嗯嗯……不行啊……救……救命啊……放手……放手啊你……嗯嗯……」被男人發現自己的淫態,羽柔羞恥地大聲呼喊。

「你最好乖一點,你在公車上自慰的樣子我都錄起來了,你再叫我就回去放到網路上讓大家欣賞欣賞你淫蕩的樣子!」男人威脅羽柔。

聽到這樣,羽柔只好停止呼救,但其實男人只是騙羽柔,羽柔自慰的時候有用包包擋住,就算有拍也拍不到什麼,可是羽柔畢竟是做了虧心事,心裡害怕也就相信了。

「啊啊……嗯……求求你快放開我……我不會去報警啊……嗯嗯嗯……不要啊……快放開我……」羽柔央求著男人,可是男人卻不放手,更讓羽柔害怕的是,面對著男人的強暴,羽柔發現自己敏感的身體漸漸產生出強烈的反應。

「嘿嘿……你就去報警吧!你這樣的美人就算要去坐牢我也不會放過,不過,就算你去報警,也不見得抓得到我。哈哈哈……」

「嘖嘖!好濕啊!哈哈……嘴巴說不要,身體倒是誠實得很啊!」男人無視羽柔的威脅,繼續玩弄著羽柔的身體。這時羽柔的牛仔褲已經被男人褪到膝蓋,手也伸到羽柔的內褲裡挖著她濕透的小穴。

「哈啊……嗯嗯……不要啊……嗯……嗯……哈啊……哈啊……不行啊……嗯嗯……求求你饒了我……」

男人非常有耐心地不斷挑逗著羽柔已經在發情的敏感身體,讓羽柔喘著氣哀求,但身體卻不爭氣地慢慢扭動起來享受著男人的愛撫,陣陣的快感強力的沖擊,讓羽柔內心渴望著男人進一步的動作。

似乎了解到羽柔的反應,男人慢慢脫光了羽柔的衣服,讓羽柔用手扶著馬桶向後翹著不斷滴著淫水的性感臀部,羽柔被淫欲弄得失去思考,已經忘記是在被人強暴,喘著氣接受男人的擺布。

「啊啊啊……好熱啊……不!不行啊!第一次……是要留給心愛的人啊!嗯嗯!不要!求求你放過我!」男人把粗大的龜頭頂到了羽柔的花瓣,灼熱的雞巴在小穴口不斷地摩擦,讓羽柔突然恢復了神智,捍衛自己最後一道防線。

「喔喔!原來還是個處女喔!哈哈!那更好!老子今天就讓你變成女人!」羽柔沒想到這哀求反而更激起變態男人的興奮。

男人雖然興奮卻不急著干羽柔,只用龜頭逗弄著羽柔迷人的小穴,害得羽柔慢慢開始搖著屁股去追男人的雞巴,漸漸的羽柔已經喪失了理智,深處的騷癢讓她期待著雞巴插入自己的小穴。

「小美人是不是想要了啊?想要就要說出來啊!」經驗老到的男人知道羽柔已經開始發騷了,更進一步地用言語挑逗羽柔,想讓這清純的美少女說出淫蕩的話來。

「嗯……嗯嗯……想……嗯……想要……我想要……」羽柔害羞的說著。但這樣的程度卻沒讓男人滿足,「要的話就要求我啊!要求我干你啊!」男人繼續引誘著羽柔。

「不要啊……嗯……嗯……怎麼……不可以講這種話……哈啊……哈啊……啊啊……」羽柔的身體雖然很想要男人插入,但理智卻不容許自己說出淫蕩的話來。

「要來羅!像你的處女說再見吧!哈哈哈!」男人知道現在還沒辦法讓羽柔內心投降,再問下去只會造成反效果,自己也忍得很難過,於是慢慢把龜頭插入了羽柔窄小濕熱的陰道。

「啊……啊啊……痛……嗯嗯……哈啊……啊……不行啊……哈……嗯嗯……嗚嗚嗚……嗯……第一次……嗚嗚……不……啊啊!第一次沒了……嗚嗚……」男人好不容易才把雞巴插入羽柔緊緊的小穴,下身傳來的飽足感讓羽柔全身發抖,大口的喘著氣。初次被男人插入,羽柔卻意外自己完全沒有疼痛的感覺,只覺得有說不出的飽實舒爽。

「喔喔!好緊好緊!有沒有這麼緊!好棒啊!處女的滋味果然棒啊!哈哈哈!你要感謝我啊!讓你變成女人!」雖說羽柔被破處卻沒有落紅,但看這肉穴如此的緊實,想必定是未經人開發過的處女寶地,雞巴更興奮的發漲。

「嗯……嗯……啊……不要……啊啊啊……嗯嗯……討厭……」被男人開始緩緩地抽插,粗大的雞巴開始磨擦著羽柔敏感的肉壁,雖然羽柔咬緊牙根,卻也忍不住發出動人的呻吟。

隨著男人漸漸加快抽插速度,羽柔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大,一陣陣的快感不斷地侵襲著她全身,身體的需求讓羽柔慢慢地搖著屁股配合男人抽插的頻率:「嗯嗯……啊……還要啊……不要停啊……哈啊……哈啊……動啊……」

就在羽柔顫抖著夾緊小穴要達到第一次高潮的時候,男人把雞巴深深干進羽柔的淫穴之後卻停止了抽插,讓羽柔發狂地扭動屁股,想要雞巴繼續肏她,可是男人卻緊緊地抓住羽柔的屁股。

「嘿嘿……想要我繼續的話,就快求我啊!」男人邪惡地笑著。

「嗯……嗯嗯……哈啊……求……求求你……嗯……還要啊……求求你繼續插……嗯嗯……那邊……嗯嗯……那邊好癢啊……嗯嗯……求求你……繼續插啊……」

「哈哈……剛剛不是一直叫不要嗎?剛剛還是處女現在就在求我干你啊!哈哈哈!快說,快求我干你啊!求我干你的小穴啊!」男人強忍著被羽柔淫穴夾著的強烈快感羞辱著羽柔。

「啊啊……嗯嗯……干……干我……」羽柔細聲說。

「嗯?你說什麼?我聽不見啊!是要我干你嗎?要說清楚啊!是不是很想要我干你的小穴啊?」男人故意問羽柔,雞巴也在羽柔的小穴裡磨轉著。

「哈啊……哈啊……嗯嗯……想……想要……想要你……干我的小穴啊……啊……」羽柔理智終於輸給了身體的欲望,忍不住說出無恥的話。

聽到羽柔終於屈服,男人把羽柔整個人抱起來,扛著羽柔的大腿將她壓在�上,把憋得發痛的雞巴狠狠干進了羽柔的淫穴裡。

「啊啊啊……好舒服啊……嗯嗯……那邊……好舒服啊……啊啊啊啊……要……嗯嗯……要死了啊……原來……做愛……這麼舒服阿!啊啊啊啊……」被大雞巴狠干的羽柔,一下就達到了高潮,淫穴緊緊地夾著雞巴,好像在大力吸著男人的龜頭,爽得男人幾乎就要射精。

「喔喔喔……好爽啊!你看起來這麼清純,小穴居然這麼會吸?真是太好干了!呼呼……從來沒干過這麼棒的女人!哈哈哈……」男人爽得賣力地在羽柔的淫穴沖刺著。

「啊……啊啊……棒啊……嗯嗯嗯嗯……還要啊……嗯嗯……不行了……嗯嗯……啊啊啊……還要啊……」粗大的雞巴干得羽柔高潮不斷,平時清純的她也忍不住大聲淫叫。

男人性能力雖然強,也抵擋不了羽柔如此淫蕩的小穴,再加上動人的媚聲淫叫,讓他忍不住就要爆發,於是將羽柔放到馬桶上,壓著她用盡全力如狂風暴雨般的抽插起來。

羽柔哪有享受過如此瘋狂的快感,雙手緊緊地勾住男人,牙齒咬住男人的肩膀,屁股拼命地扭著向上迎合雞巴的抽插。男人顧不得肩膀的疼痛,持續大力地肏著羽柔,享受羽柔淫穴帶給雞巴舒爽的快感,終於男人再也忍不住,雞巴就在羽柔的小穴裡傾泄出一道又一道濃濃的精液。

「嗚嗚!不行!你不可以在裡面!阿啊!好燙……阿啊!不行啊!嗚……會懷孕的啊!不要啊!嗚嗚!」雖被男人的精液燙的十分舒爽,但面對著體內受精的危險,還是讓羽柔害怕的大喊。

「唉呀呀!一不小心就中出了!哈哈!沒關係啦!告別處女同時懷孕也不錯啊!」男人邪惡的調笑著羽柔。

高潮過後,全身酥軟的羽柔坐在馬桶上喘著氣,下體被男人腥臭的精液沾滿,還殘留著高潮帶來的大量淫水。全身無力的羽柔無法阻止男人翻開她的皮包查看,並拿出手機拍下她被奸淫後的模樣,只能讓他清楚地拍下臉與性交過後淫糜的身體。

「喔喔!明星高中的謝羽柔啊?嘿嘿……不想照片被放上網路讓人欣賞的話,你最好安份點別報警,我就只留著自己欣賞。否則的話,哼哼!我去坐牢你也別想好過……」男人替不斷啜泣的羽柔穿好了衣服,一面威脅她。

羽柔一路哭著回家,到浴室大力清洗自己的身體。羽柔覺得自己好臟,自己純潔的身體被人玷汙,第一次沒辦法留給心愛的人,就這樣被色狼給奪走,越想越覺得後悔,還害怕被體內射精會懷孕。但擔心自己的淫蕩照片被公開,羽柔也不敢跟別人講,只能默默地承受,努力想忘記今天所發生的事。